•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人狗大战开视频直播 ,做人爱全过程视频试看

    来源:果洛日报

    POST TIME:2020-4-4 03:36

    2019.02.23,周六。 同行去南京看梅花了,我今天晚上要哈酒,所以不能去南京。随与蚂蚁,远方,随缘,如画,教授等人相邀去了雪野镇将军沟、摞架顶。本次驴行是春节后的第一驴。公园西等车,七点发的车确被我错过了,只好做七点多的车。我到上游时已近九点,他们已在此等候多时了,接着搭车去了东峪村。 最近的两次驴行都不顺利,年前的最后一次,在去摞架顶时迷了路,自己下山返回了家,这次出驴又错过了车。 车到东峪村北,水库边停好车,顺沟往东北方向走。老教授的老家就是这一带,他对这里的地形很熟。他说将军沟里有泉子,是这个水库的水源。关于将军沟的名称由来,我查了网络,有一种说是:又叫将军坟峡谷,位于莱芜雪野镇,山高谷深,植被茂盛,峡谷是莱芜战役和抗战时期,牺牲的国军军官安息之处;另一种说法叫将军滚和将军坟沟。相传有位将军在此指挥作战,连人带马滚入沟底,牺牲于此,故称滚马沟或将军坟沟。莱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战事频发。从春秋战国时期到解放战争中,有不少著名的战役就发生在莱芜,如春秋战国时期的长勺之战、艾陵之战、赢之战,解放战争中的莱芜战役等。所以有将军沟也不足为奇,只是这里没有明确的记载,也不知是何人、在那场战争中的事。我们进沟不远就发现有一处柏树围绕的地方,远方说:这里就是将军坟,现在没有了坟头和墓碑,可能已经迁走了。但将军沟仍然叫将军沟。沟植被很是茂密,沟底的石头间,不时有些冰块夹杂之中,岸边不宽的路两边全是荆棵,沟两侧的山坡之上就是松树、柏树,整个山头上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众人向沟内前行,到达一处几米落差的悬崖,此处山沟狭窄,两侧是巨石,这里冰层覆盖了沟底,由于山高风大,气温低,此处的冰仍然十分坚硬,如画踩在冰上过了沟,足见冰的坚硬,此时山下早无冰的踪影了,众人在此照相留影。 再往里走冰面就是常见之物了,沟地也变得宽阔起来,这里是几条山沟汇合之处,冰面自然也大,照相留影必不可少。我们的右侧也是一条沟,在这里可以看到山坡之上宽阔的沟面覆盖着层冰。众人一致意见是,往这个方向攀爬。到达冰瀑前,只见宽阔的石光梁的两侧是凸起山体,教授说,这里是簸萁崖,真是名副其实。簸萁崖上基本被冰层覆盖着,从这时的冰量来看,枯水期尚有如此之冰,可见夏天沟中的水流量了。沟两侧山坡之上均有攀爬过的痕迹,蚂蚁和教授他们几个直接在簸萁崖的边沿攀爬上了冰瀑,阿爽是爬着过了冰面。我看着有些危险,就和远方、随缘一部分人选择左侧山坡攀爬。爬到山顶,稍事休息,观看风景。簸萁崖的对面的山顶是天牛寨,由于我们攀爬簸萁崖,与其擦肩而过。面对天牛寨,右手方向是茶叶口镇的船厂村,相传古时候此地是一片汪洋大海,来往船只在此停泊,众称船场,借以名村,后谐音为船厂。现在这里确是山连着山,这个村我们走过。簸萁崖上依然是连绵不断的山峰。 教授他们爬上簸萁崖,顺沟走了。我们则走簸萁崖左侧山脊,一伙人分成了两拨。我们顺路到达古柏树边旁,整个山顶就只有这一颗柏树,可能是由于村民开荒,其他树都砍伐了,只剩下这一棵了。我对此树印象很深,也多次路过此树。 我们电话联系教授,确定他们去了摞架顶,我们随右转爬山,爬上山梁上进去松林。摞架顶山位于船厂村西1.5公里处,海拔690米,是茶业口镇与雪野镇的界山,西面陡峭,以东地势平坦,系南北烧猪峪,顶南北长有1000米,周围松林连成一片,向东与淄博市制高点玉皇山遥遥相望,往西南与西大山对峙。晴天,可看到泰山轮廓,雪野湖尽收眼底。 去年我就是在山上松林中迷路了,这次我紧跟大队人马,原来是下南侧的山坡时,由于山坡上树叶覆盖着,基本上没有路。穿过松林,下到山垭,翻过山头到达了摞架顶。教授他们早到并在此摆开了饭桌,餐毕,下山到防火站,转到东峪村,坐车回家。 水库进沟冰将军坟茂密的植被废弃的鸟窝将军沟冰冰瀑冰瀑冰瀑如画踏冰冰冰转向簸萁崖冰冰攀爬簸萁崖走冰层阿爽在爬冰冰簸萁崖簸萁崖上的驴友驴友山阴之处的雪石屋老柏树鸟窝槐树林石头石头山间别墅摞架顶看雪野湖雪野湖摞架顶最高峰雪野湖雪野湖下山东峪村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7053411944793087&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人狗大战开视频直播 ,做人爱全过程视频试看 sitemap